乌拉乌拉嘿嘿嘿

安雷 光耀星辰 3-4

安雷已交往设定 互相穿越到对方小时候 ooc
酒吧里人声喧哗,安迷修牵着小孩的手穿过互相喝酒划拳的人往里挤去。“橙汁,谢谢。”他朝着柜台前的小姐礼貌地笑笑。那个小姐拿着托盘半遮着自己的脸,好奇又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和他牵着的小孩。“你想要喝什么?”安迷修半弯下腰,顺着小孩一直盯着什么的目光看去,那是一副不大的相框,歪歪扭扭地挂在离他们不远的墙上。照片上是一艘豪华的航船,画有骷髅头的黑色旗帜高高挂起,戴着华丽羽帽的海盗昂首站在船头,他的嘴角挂着笑,眼眸所及之处,全是湛蓝到澄澈的天空与大海。
“啊?...哦,香草奶昔,谢谢。”小孩回过了神。“我喜欢海盗。”冷饮送上来了,小孩咬着吸管突然说。“嗯。”安迷修应了一句,心说我早就知道,未来的你天天跟我吹海盗哪里好哪里好吹完后还要顺便唾弃一下我的骑士道,耳朵都要听得长茧了好吧。小孩看着吵吵嚷嚷的人群,老旧的电风扇吱呀吱呀在头上唱着烦闷的歌,有阳光透过半开的门缝照进屋里,透过那半掩的门缝,是被阳光渲染得有些发白的天。“我想要有一艘大船,很大很大,够我逃离这个星球的船,船里很宽敞,很舒适,我想带着我的弟弟,登上这艘船,然后我们就驾着这艘船逃出去--无论哪里都好,我们可以在晚上看着满天的星星,吃烤串,不用被人勒令着几点学琴,几点睡觉。我还会认识很多同伴,去很多很多的地方。”小孩难得说了这么多话,安迷修静静地听着,他想到了成年的雷狮,他的爱人,跟他讲起海盗时,眼里的光和眼前的小孩如出一辙。“喂。”小孩看了过来,“你觉得我能行吗?”“嗯。”安迷修笑了笑,他仿佛已经可以通过眼前这个小孩看到十多年以后那个天天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海盗头子。“我觉得你能。”他笑着道。然后小孩也笑了,安迷修直到很久以后都记得当时小孩的神情,就像是成年后的雷狮牵着他的手说我觉得我们能在一起那般恣意昂扬的自信,“嗯,我也觉得我能。”他听到小孩说,笑脸明媚而又张扬。

安雷 光耀星辰 安雷已交往设定 互相穿越到对方小时候 ooc

安迷修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晃神的功夫刚刚还和自己走在一起的雷狮便不见了踪影,他试着召唤冷热流,却发现元力技能根本用不出来。他揉了揉头发,叹了口气。得嘞,估计又是大赛的bug,这下倒好,好好的约会被弄得一团糟。雷狮不知去了哪里,希望那随心所欲的家伙不要惹出什么麻烦才好--虽然不管怎样他都会帮忙解决就是了。安迷修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深深地感觉到再这么操心雷狮这宝贝瓜娃子下去,自己这才奔二呢就有快四十岁的风范了。
所以,当看到那双和雷狮一模一样的紫色眼睛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安迷修整个人都是懵的。撞到人的小孩显然跑得相当匆忙,齐膝的短裤
上是泥土和灰尘的痕迹,他穿的很普通,戴着一顶帽子,和街上的小孩没什么区别。他的膝盖摔破了,整个人灰扑扑的一团路都没看就撞进了安迷修怀里,要不是小孩怔愣了一下后抬头看过来的眼神小野狼似的太过熟悉,安迷修几乎要以为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好嘞,大雷狮不在,给我送了个小的。安迷修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他穿越了,穿越到了雷狮的童年里。而且穿越得似乎很不是时候。安迷修听到了远处传来的铁骑声,街上的人吵吵嚷嚷“三皇子”“逃跑”这些字眼传入了他的耳朵。
怀中的小孩抖了一下,随机不要命地挣扎起来,小雷狮刚想偷偷将藏在袖口的小刀拿出来刺向这个胆大包天还抱着自己的家伙,还没有所动作就感到身体腾空而起。那个无礼的家伙一手抄着自己的膝弯,一手夺下自己手中的小刀。“喂!!你...混账!!”“嘘。”奇怪的家伙冲着自己眨眨眼,“小刀借我用下,我带你出去。”
安迷修庆幸怀中的小孩总算安静了下来、不再在他怀里张牙舞爪地乱扑腾。他将小孩向上拖了拖,伸出手将小孩的帽子往下压了压。小孩抬起头,颇有些复杂地看过来“干嘛这样帮我。”安迷修想着啊因为你是我未来的老婆啊有人要抓我老婆这能忍吗当然不能啊。不过他也只是朝小孩露出了一个安抚性的笑容“这是一个正义的骑士应该做的事。等会搂着我的脖颈好吗,这样更安全。”他自认为这是一个完美的和蔼可亲的邻家大哥哥的微笑,然后他就看到怀中的小孩过电似地浑身抖了抖,在看过来时眼里满是快要实体化的嫌弃。“恶心。”小孩嘟嚷了一声,安迷修觉得他要笑不下去了。
这人很强。雷狮在看到安迷修悄声无息地避过皇宫派来的搜查小队,闪入另一条安全的街区后这样想到。他甚至连小刀都没有用上,因为并没有人发现他们,这样强大的隐蔽能力,哪怕是在皇宫里最精锐的部队也无人能匹敌。小雷狮拽了拽帽檐,他都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就相信了这家伙,明明是个傻得不行的笨蛋骑士。但是他感觉得到这个笨蛋抱着自己的小心翼翼,他不清楚这个抱着自己的人是谁,他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在这,又会有怎样的目的,在那个尔虞我诈的皇宫里呆久了,他本来应该除了自己之外谁都不能相信的。但是,他竟然会觉得,这个有些汗味却又温暖的怀抱有点令人该死的感到...安全。
“甩掉了。”突然从头顶上传来的声音令沉浸在自己思维中的小孩吓了一跳。安迷修将小孩放到地上,用手给自己扇风。其实这点运动量对他来说不算什么,毕竟他每天不仅要刷怪赚积分还要和雷狮做些额外的运动,只是这天气实在...安迷修看着高挂在天空中的大太阳,不禁有些咋舌。“很热的话去酒馆里喝一杯吧。”小孩指了指左手边的小酒馆,“反正除了皇宫里的某些人,没人知道三皇子长什么样。”

安雷/终结之旅 上

大赛终于还是到了这种地步。神创造的规则崩塌了,大地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参赛者们的异能没有办法被回收,不知是谁挑起的游说,像是喝了龙血可以长生不老一般这种荒诞离奇但又充满着最初始的那种诱惑与神秘的谣言,戴着华丽羽帽的伯爵高高昂起了头颅,他用唱歌般的语调慷慨激昂的喊着:杀戮!杀戮!只要杀了异能者,他的异能将会被你所拥有。于是在这慷慨激昂的语调声中,黑市挂起了高额的悬赏,于是战争被挑起,越来越多的人涌入凹凸星。异能!在这混乱不堪的世界中,如伊甸园中那被夏娃所食的禁果般闪着诱人的光芒。
雷狮坐在山顶的大石上,眯眼看着下方的战斗。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对异能者的追杀,有皇室里的军队,有怀着一腔热血的平民。海盗团在先前的战斗中早已分崩离析,不如说,现在存活着的异能者不过寥寥30几人而已---太过明显的劣势。雷狮摁了摁自己小腹上的伤口。挺长的一条刀痕,是在前几天被一个异能者带领普通人组成的队伍围攻他时伤到的。本来,在这种时候异能者因该不再互相残杀了才对,那个戴着歪帽的异能者似乎是受了什么好处,反正,雷狮不在乎这些,这种类似于叛变的行为没有激起他内心的一丝情绪的波澜,雷狮只是咧了咧嘴,向着那个趾高气扬的异能者扬起了铁锤。那一定是世界难见的美景---耀眼的电光如同气势汹汹的巨龙,蜿蜒着从天际而来,电光乍响,昏暗的天际一瞬间仿若白昼。一直到最后那个异能者被他抡死在地上,雷狮都再没有赏他过一眼。他看不起这种行为,不齿,恶心,但也不会去阻止。雷狮其实是想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养会儿伤的。虽然这种刀伤在大赛系统正常的情况下不过是是花一花积分然后两三秒就能够好的事,但是大赛系统早被不知名的东西入侵至毁,这种伤在阴雨绵绵的现在就变得婆婆妈妈起来。
雷狮就是在这种时候看见安迷修的。骑士先生的白衬衫混杂着泥土的污泽,但并无狼狈之态。他也在被围攻,雷狮好整以暇地坐在巨石上。他不打算帮忙,他也知道没必要。蓝色的剑光中混着橙色的剑光,带着凛冽的杀气向敌人攻去。哇哦。雷狮看着以安迷修为中心,如多米诺骨牌顺次倒下的敌人,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然后安迷修转头来看了他,翠绿的眼中依稀还是战斗是野狼般的凶狠,在看到他时颇有些无奈地弯了弯眼角。雷狮发现温暖柔和的光又开始在安迷修的眼中慢慢聚集,安迷修叹了口气:“观看战斗好歹找个安全点的位置啊,都现在了,好好珍惜一下自己的生命行不行啊。”雷狮边在心里吐槽安迷修老妈子的属性真是与天同在边笑眯眯地往自己坐的岩石下方一看,四面的山体被刚刚的剑气砍的碎石乱滚,唯有自己坐的这块完好无损。雷狮应着:“好好好,谨听安大爷您的教诲。”跳下岩石地揽住看着看着自己一脸嫌弃的安迷修,在对方明显加深了无奈的又一声叹息中认认真真地笑弯了眉眼。